内蒙古开鲁县的事如果属实,那就太让人恐惧了

时间:2024-06-14 08:38:35来源:合肥嫩茶海选-合肥新茶嫩茶-合肥嫩茶 作者:休闲

“你说法治我都觉得有些好笑”,内蒙这句话是古开果属2017年央视在江西暗访时,时任资溪县法制办主任周伟明说的鲁县

这句话在网上流传开来,实那并被网友浓缩成“你法我笑”,太让其影响力不亚于“鼠头鸭脖”。人恐



看着这四个字,内蒙多年过去,古开果属仍觉得无比讽刺。鲁县

没成想,实那多年以后,太让当年的人恐情景如今再次出现,并且以一种极其轰轰烈烈,内蒙让人三观尽碎的古开果属方式出现。

日前,鲁县“中国三农发布”报道了这样一件事,内蒙古开鲁县的老张于2004年承包了当地4650亩荒地,承包年限是30年,也就是说到2034年才到期。

经过他20多年的辛勤改造,当年的荒地如今变成了良田,终于可以种植庄稼了。

眼见老张开始挣钱了,有的人也跟着眼红了。于是,在今年年初,当地村委会单方面给他下达了一份通知单,通知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老张如果想继续种地,每亩地必须补交200元。



老张很不理解,当初明明白纸黑字签的合同,为什么现在说要钱就要钱,而且这不是一笔小数目,换算下来他差不多要补交将近100万元。

老张说自己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谁知村里态度却很强硬,要么交钱,要么别种地,反正你种地就得交钱,哪怕记者来了也不好使,就算你是央媒的记者也不行。

果然,面对央媒的镜头,村副书记大放厥词:“你要是再敢种地,我找200人来堵你,如果没有这个力度,我就选不上村书记了。”

确实厉害,听这语气,如果不说他是村书记,我们还以为这是哪个黑社会大哥呢!

后来经过沟通,村干部才勉强愿意松口,说这是“上面”的意思。到底是哪个“上面”,村干部没有明说,估计他也是不敢说,不过记者还是很快找到了镇里。



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村干部敢这么嚣张确实是有理由的,毕竟他们的背后可能真的有人撑腰。

没多久,镇里的副书记纪云浩来了,不成想这位副书记一开口就让人感到错愕:“我是副书记,你们这是哄抢集体土地!”

明明是合法承包的,有合同为证,而且还在合同期,这个副书记倒好,上起来就给对方扣上“哄抢”的帽子。



当记者向纪云浩表示,张先生的承包合理合法时,这位副书记再次语出惊人,直接来了一句:“你别来找我,我不懂法!”

需要注意的是,这位纪云浩先生,不仅是当地镇里的副书记,同时还是政法委员。于是,堪称本年度最戏剧化的大戏在内蒙古开鲁县建华镇双胜村上演了。

记者:“人家签了30年合同,现在合同期内,你这样做不违法吗?”

政法委员纪云浩:“那我不管,我不懂法。”



这一幕,可以称之为年度十大镜头之一,它的意义就在于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透露出一股黑色幽默般的悲喜剧氛围。

乍一看,这是一出喜剧,看的人都忍不住为眼前的荒唐捧腹大笑;可往深处一看,这又是一场悲剧,悲剧之处在于堂堂一个镇的政法委员居然当着全国观众的面说自己不懂法。

后来,纪云浩粗暴制止农民种地,并要求随行人员马上扣留他们的农机。眼见如此,农民只能报警求助,谁知警察来到现场后,在听完来龙去脉后,明知道眼前的老张有理有据、合情合理合法,却还是要将老张一家全部抓走。

抓人时态度无比粗暴,甚至直接用上了锁喉。



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就完了,谁知接下来戏剧性的一幕再次出现。

4月22日,开鲁县发布情况通报,称县里非常重视这个情况,已经成立了工作组,开展调查工作。重点提醒一下,这份通报是当地宣传部发出的。



结果就在今天,媒体报道出了新的后续,当地村支书回应称:钱是县里让收的,还会继续执行。

直到此时此刻,我们才弄明白,从村干部到镇干部,为何一个个都敢如此嚣张了,原来背后是县里在撑腰。

县里让收的,县里又成立调查组,这到底是在查谁?敢情是自己查自己?左手查右手?敢情是把所有人都当傻子?

前脚还信誓旦旦地说很重视这个情况,成立了工作组,后脚就还要继续收钱,哪怕已经引起了全国关注,哪怕一片沸腾,但他们就是不管,就是我行我素。

在中国三农发布的报道中,满屏都是赤裸裸的讽刺。

当地从村里到镇里再到县里,自下而上地胡作非为,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白纸黑字的合同可以随意撕毁,不顾诚信体系的崩塌,不顾法治的威严,为了捞钱无所不用其极。

对外说彻底调查,对内继续重拳出击,一言不合就要抓人、扣押,傲慢到了极致。自己作为公职人员,却带头违法,让人胆寒。

村干部随随便便就说找200人来,这样的村干部,究竟是干部还是流氓?镇副书记兼政法委员,光明正大一本正经地说自己不懂法,究竟又是谁任命了这样一个不懂法的人做政法委员?派出所明知道其中存在问题,明明听完了详细过程,为何又敢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抓人?

看完整个故事,我只觉得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太荒谬了。

这又是何等的讽刺,何等的荒唐。

声明:个人原创,仅供参考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